大蜜家的张斑斑

这里墨沫。


学业繁忙,答应的梗一定会写,请大家耐心等待,我十月有考试,对不住大家了

【长得俊】【皇权富贵】介意来一场双A恋么?

林彦俊是A大校草加校霸。


随便你找一个A大的人问他们校草是谁,准会毫不犹豫的说:“林彦俊!”


林彦俊和其他校草不同,不属于中央空调那范的,反而神经兮兮的,一天到晚讲冷笑话和土味情话。



别的学校校草都是找个软软喏喏可爱可爱的O伤了一帮小迷妹的心,林彦俊从一直都表示自己喜欢男孩子,还喜欢A,要来一场风花雪月与世隔绝的双A恋。



风花雪月是做到了,刚到大二,谈过的校内外的男朋友都二三十个,好多都是没两天就分,所以A大学生恋爱前都问一句你前任是林彦俊么,要是是,那多半都重新找人,因为和林彦俊谈过恋爱的都对他念念不忘,林彦俊还是个愿意吃回头草和窝边草的人,你要是和林彦俊前任谈了,百分之八九十要被绿。






“林彦俊,说,你是不是有啥企图?”范丞丞拿了片薯片放在林彦俊的脖颈不远处假意威胁他。



“是啊,我陪你来接新生就是为了谈个恋爱”林彦俊一脸理所当然,又快速的翻动新生名单。




“你!谈个恋爱!你谈多少个了!上周那个呢!”范丞丞激动的跳着指他。



“分咯,现在我没男朋友啦”林彦俊把名单翻的哗啦啦响,最终目光停留在一个叫尤长靖的男A的那页上。



“你还没有男朋友!你那叫什么来着,噢噢噢,叫没有固定的男朋友!”



“走了”林彦俊合上名单全然不理会范丞丞的怒吼。






“森么嘛?不四说有人来接窝们的嘛?”尤长靖嚼着面包模糊不清的说。


“把你面包咽了在说话行吧?有没有点A的样子!”Justin瞥了一眼他,嘟囔着装好自己的抑制剂。



“你还没有O的样子呢,还说我?”尤长靖咽了面包,看了一眼大大咧咧把抑制剂露出大半头的人。



“切”Justin把抑制剂往口袋深处塞了塞。









“请问是尤长靖和黄眀昊么?”林彦俊打断了他们的争辩。



“子的,呸,四,是的”尤长靖嘴瓢的没边,嘟囔了好几句才说对。



“哈哈哈哈哈长靖你怕是个傻子吧哈哈哈哈哈”Justin扶着扶着尤长靖的肩膀笑个不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范丞丞也蹲在地上哈哈哈的笑,金丝眼镜框笑得低低的垂在高挺的鼻梁上。



Justin笑够了直起身来看到范丞丞笑到快在地上打滚,一身白西服染了尘土,锃亮的皮鞋蹭的脏脏的。



兄弟,说实话,那个医院跑出来的?






林彦俊恰当的缓解了尴尬:“我讲一个笑话给大家听吧”



“好啊”尤长靖第一个捧场。


范丞丞一听立刻跳起来捂住耳朵。



“从前有只火柴,它很开心很开心,它走在河边,开心的唱火柴棒火柴棒,水听了就很不服气,于是他喊到水才棒!”




“讲完了?”尤长靖目光呆滞的看着他。




“对呀”林彦俊看着他。



“真好笑”尤长靖配合的捧场。






林彦俊良心发现,又打算出言缓解尴尬:“那个,你属什么的?”


“啊?我属猪的”




现在都8102年了,还有人问属相,问星座才对
吧。



“不!你属于我”林彦俊深情地看着尤长靖。



“哈?”尤长靖拿着面包的袋子叩叩搜搜不知该怎么说才会让他不那么尴尬。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的妈呀”范丞丞迅速反应过来,熟练的蹲在地上开始哈哈哈的笑。



“哈哈哈哈妈耶这是什么沙雕对话哈哈哈哈哈”Justin也跟着蹲在地上捶地笑。



林彦俊说出口就后悔了,不过他不想出言缓解尴尬了。



尴尬有什么的,尬着呗,越缓解越尴尬。






四个人自此就像个铁四角,林彦俊和尤长靖负责讲相声,范丞丞和黄眀昊负责捶地笑。




“尤长靖,站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啊?选C!”尤长靖揉揉了迷瞪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看了黑板,有ABC和括号。



“这道数学几何题你选C!滚出去站着!!!”讲台上的教授气的吹胡子瞪眼。



“哈哈哈哈哈哈”Justin趴在桌子上小声地笑。



“他同桌,你来回答一下。”教授推推眼睛,看着趴在桌子上笑得欢的Justin。



“哈?”黄眀昊看着黑板乱七八糟的线,是要做辅助线的吧?



“那个,连接CD?”黄眀昊找了两个相距不近不远的点。



“这个方法是可以的,继续说”




“然后,在CD的中点放个P?”黄眀昊看着链接玩CD更乱的线,索性就在CD上乱说点什么吧。




“这位同学方法很新颖嘛,我教书三十多年都没见过这种做法,时代要创新嘛,年轻人方法总是奇怪的,我们大家期待一下这位同学的想法”教授满意的点点头,一时间教室里的人都看向黄眀昊,像是在仰望学霸。




“然后,在AB上建立坐标系”黄眀昊看着乱成一团的图像,索性找了远离战场的AB做了点文章。



“这位同学有想法啊!”教授激动的拍桌子。




“然后我们可以画出CD的延长线,记为CN列出AB、CD、CN的函数解析式”黄眀昊索性把毕生所学全部添过去。



“这里有一个问题,这个CN的函数解析式是无法求出来的”教授在黑板上兴奋的写写画画,突然垂下头来。



“那是我考虑的不周全……唉,我的方法不行啊……”黄眀昊假装懊悔的叹了气。



“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不要灰心,老师给你写封推荐信去数学组吧”教授推推眼睛,像看数学小天才一般看着他。



“不用不用,那个推荐信可以写,数学组就不用了,我有我的梦想”黄眀昊吓得呆滞,急忙说道。




“那好,梦想老师支持!推荐信抱在老师身上了”教授拍拍胸口好脾气的说道。



“谢谢教授”黄眀昊开心的坐下,抬眼看着知道一切已经呆滞的范丞丞。



站在门外的尤长靖:都是乱说,这么双标的么?







“长靖,去吃饭不?我请”



“去去去!”尤长靖开心的挂在他的脖子上笑嘻嘻的。



“长靖”林彦俊扶着他不让他掉下来。



“怎么了~”尤长靖语气欢快。



“你介意来一场双A恋么?”




“你不是著名的花花公子么?”尤长靖也不笑了,掰着林彦俊的手闹着要从林彦俊身上下来。



“我遇见你之后就没有谈过别人了,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林彦俊反手握紧他的手。



“……肉麻死了,一天天哪那么多情话”尤长靖趴在他的脖颈上,柔软的发丝搭在他的肩头。




“那你介意双A恋么?”



“和你就不介意”








“小贾~小tin~stin~小stin~贾哥~昊哥~昊昊~”范丞丞趴在宿舍门口一边敲门一遍撒娇的喊Justin。




“范丞丞你这个大猪蹄子滚远点!”黄眀昊隔着一道门大喊。



“不能不让我回我的宿舍嘛”




“我发情你回个!我艹!说漏了”黄眀昊急急忙忙的再打两针抑制剂。




“不是,我可以帮你呀”范丞丞又泄露出点信息素,慢慢悠悠的从门缝里飘过去。




“你不是有人了嘛!”黄眀昊大声的喊,说是呵斥不如说是撒娇,甜腻的尾音勾着范丞丞的心。




“不是没有”范丞丞急忙否认:“那个是,林彦俊前任让我传情书,我揣着想拿给尤长靖,没想到……把自己坑了……”




尤长靖:自作孽不可活,我不走,他们永远是前任,我有什么好怕的!





据隔壁宿舍反应,十一点多呀,传来了O发情期的信息素,甜甜的,特别好闻,舍友都快疯了,你说A宿舍楼咋能有个O呢,那是多作,然后是隔壁那个高冷的山东大鹅不顾形象的趴在隔壁宿舍门口敲门喊话,我还以为他傻了呢,他不住的单人间么?还拼命散发信息素,那叫一个霸道,那个信息素是哪个什么花,听说隔壁楼的O都被刺激的发情了,那晚成全了好多对呢。




【作者碎碎念】
大家好好学习,不要学Justin啊!你学不来!你只会学成长靖这样。


尤长靖:我怎么了哦,信不信我让我家制霸来打你



某沫:来呀来呀,你信不信下一章我把你写成花心渣男,把林彦俊写成抛妻弃子,另有新欢,三观不正的巨型渣男



尤长靖:你写呀你写呀!


某沫:OK!明天中午我就发大厂谣言长的俊篇!哼!林彦俊你完了!!



林彦俊:老天野!关我什么事?



『就是个宣传,大家期待一下这周日的长的俊篇谣言系列。』

@余念★楠  @曼落als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