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蜜家的张斑斑

这里墨沫。


学业繁忙,答应的梗一定会写,请大家耐心等待,我十月有考试,对不住大家了

【瑶墨】【泊秦淮】迷失4

靖佩瑶起了个大早,罕见的整理着装,拿出桌子上的手机开始给他的僚机秦子墨发微信:起了么起了么?

秦子墨更是彻夜不眠,他玩了半天手机,睡了一小会,还梦到靖佩瑶拉着秦奋笑得灿烂,秦子墨吓醒了,知道是梦以后却又开始抽抽搭搭的哭,枕巾被泪水侵湿。

靖佩瑶微信发过来的时候秦子墨就听到了,因为靖佩瑶是特别关注,还是置顶。

才七点一刻就起了,快要和秦奋告白了那么开心么?你就那么喜欢他?你是瞎么?没看到秦奋和韩沐伯整天眉目传情暗通情意,就算秦奋答应了你也是头顶一片青青草原!靖佩瑶你个大猪蹄子!秦奋明明和韩沐伯早狗在一起了,为什么你不肯试试和我在一起呢……

秦子墨心里早已把靖佩瑶千刀万剐,可手指按着微信装作语气欢快:醒了醒了,要拖单了那么高兴?瑶哥


秦奋本着见真爱粉不能迟到的原则,硬生生的提早了一个小时来,让特地提早四十分钟来准备的靖佩瑶反而尴尬了。

秦奋不知从哪买了个棉花糖,坐在花坛边一下一下的咬,靖佩瑶看了看不远处笑着比加油手势的秦子墨,下定决心走了过去。

“靖佩瑶?你搁着嘎哈?”秦奋喊着棉花糖口齿不清的说。

“大田”

“叫哥!”秦奋像是被点着的炮仗一样跳了起来。

“哥”靖佩瑶难得的乖巧。

“你来着干嘛?是不是他们派你打探敌情?”

“不是,哥,我是来告白的”靖佩瑶的手下意识的攥着佛珠,这是他紧张时的动作。

“跟谁告白呀?秦子墨呀?我就说你俩有事,说说,想让我帮忙?”秦奋一脸八卦的看着他。

“哥,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么?可以让你踩aj的那种?”靖佩瑶在空旷的花园里大声的喊出声,他为了避免尴尬,还特意加了一点小巧思,只要是你,多少aj都给你踩。

秦奋脸色少有的难看,一会白一会红的,秦奋瞪大眼睛看着靖佩瑶,祈祷他大慈大悲的说句我是开玩笑的。

“秦奋,我是认真的”

“你你你别开玩笑了,别闹了”秦奋语气里有了些哭腔,在这么下去这个团根本不复存在,他们也不能像之前那样做好兄弟了。

“我没在闹,你知道的”靖佩瑶盯着他躲闪的眼睛看过去。

“靖佩瑶!你知道后果的!你知道的!别闹了,求你了……”秦奋拉着靖佩瑶的衣袖泣不成声。

“我就是想要个结果”靖佩瑶不为所动。

“不就是结果么!我不答应靖佩瑶!我不答应!我们这个团真的不能散……真的不能”

“那要是韩沐伯呢?”靖佩瑶冷笑着看他。

“你什么意思?!”秦奋纵使反射弧再长也明白靖佩瑶的意思了。

“你以为我瞎么?我看不见你们眉来眼去?我不瞎!我靖佩瑶就是喜欢你秦奋!就是喜欢!我能怎么办!”靖佩瑶情绪一下子变得激动,声线一下子提高,几乎是怒吼着说完这段话的。

秦奋也不出声,蹲在花坛旁边满是泪痕的看着他。

秦子墨不恰时宜的跑过来拉着靖佩瑶。

“瑶哥……”

“你来干什么?”靖佩瑶冷脸看着他。

“我……”

“滚”靖佩瑶甩开他就走。




“喂,秦子墨先生么?靖佩瑶先生在我们酒吧喝醉了……”

秦子墨看着喝的烂醉的靖佩瑶没了法子,酒吧要打烊了,怎么也得走吧。

秦子墨架着靖佩瑶的腰打算把人送到附近酒店。

“大田”靖佩瑶的脸搭在秦子墨的锁骨,低声的喊着秦奋。

秦子墨不理他,架着人就往外走。

“大田,我喜欢你呀……”靖佩瑶柔软的发丝绕着秦子墨通红的耳垂。

“mua”靖佩瑶脸一凑,就在秦子墨酒窝印了个吻。

秦子墨依旧不理他,可通红的耳尖暴露了他。





【作者碎碎念】
我感觉我把瑶哥写的好渣……把子墨写的好惨(担心哥嫂爱情组报复中)

@京染半墨 我搭档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