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蜜家的张斑斑

这里墨沫。


学业繁忙,答应的梗一定会写,请大家耐心等待,我十月有考试,对不住大家了

【农鬼】(写手挑战)下雨

毫无逻辑的挤出来的文字。

全程ooc。


学生陈立农     X      酒吧驻唱王琳凯






王琳凯注意那个人很久了。




在灯红酒绿的酒吧里穿着宽大的校服,一张小脸委屈巴巴的在吧台晃着腿喝热牛奶,不时和调酒师搭话。

这是他这个月第十三次来。

王琳凯记得第一次见他,王琳凯在唱着一首什么歌,歌词记不清了,节奏欢快,王琳凯在舞台上拼命蹦哒调节气氛,陈立农就是在这时冲进来的,穿着一身校服,灯光刚好打到陈立农身上,陈立农疑惑的看了看舞台,然后露出一个乖巧的笑。

陈立农后面来的越来越频繁,不做什么,就只是坐在吧台上听王琳凯唱歌,晃着小腿摆着头。





“朱星杰?诶,看到那个人没?”小鬼指着和调酒师搭话并不时笑出声的陈立农说。

“咋了?看上他了?”朱星杰眯着眼看了陈立农一眼。

“滚吧,你知道他叫啥不?”

“陈立农啊,一中学生呀”

“你认识?”小鬼偏过头看他。

“别跟看情敌样看我啊,我弟和他一个班,一中著名好学生,就一书呆子”朱星杰说完又自言自语道:“他咋来这儿了?”





王琳凯这人好奇心重,他无法理解一个乖巧的高中生每天来酒吧喝热牛奶听歌的行为,他想知道这个乖巧的如兔子一般的高中生的故事,不过现实没让他失望,陈立农主动来和王琳凯搭话。





“你好,我叫陈立农”

我知道。

“你好,我叫王琳凯,也可以叫我小鬼”

“琳凯”

王琳凯没说话,他也不能凶巴巴的指着陈立农说叫鬼哥。

“我喜欢你诶”陈立农不介意他的沉默,在陈立农眼中,这何尝不是一种默认。

王琳凯逃过他盛满星空的双眼,避开他泛着笑意的眼角。



王琳凯看着这个月第十六次来酒吧的陈立农没了话,自从陈立农告白后就每天来酒吧里,依旧不干什么,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王琳凯就是陈立农的任务。

王琳凯那他没办法,索性晾着他不理。






王琳凯拿了毛巾擦头发,外面下雨了,这说来还是2018年的第一场雨,俗话说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下午还是大太阳,晚上就突如其来的下起暴雨。




可以清楚的听到雨滴的“嘀嗒”声和“哗哗”的雨声,没有关上的窗户被风吹的哗啦啦响,王琳凯伸手关上窗户,又看了一眼楼下,楼下只有着稀稀落落的几个行人,有的人打着伞踱步,有的人拿外套挡在头上飞奔。


王琳凯的手机响起来。



是朱星杰。



“小鬼!”


“怎么了?”


“陈立农找你去了!”


小鬼拿着一把雨伞往外跑。






陈立农一米八几的大高个此时蹲在楼下的台阶上,雨滴打在陈立农的运动鞋上,陈立农的背包被他放在身后的空地,陈立农淋得像个落汤鸡,大风一刮又是出奇的冷,陈立农抱臂,一张小脸埋在两臂之间,毫不可怜。



“农农?”



陈立农抬头看了看撑着伞一脸担忧的王琳凯,伸出手臂去抱他,王琳凯由着他抱,把人给环在臂弯里抱上楼,陈立农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再瘦身高在哪呢,王琳凯抬的费劲,把他抬到王琳凯的双人床上的时候王琳凯整个人汗唧唧的。




陈立农眨亮晶晶的大眼睛看他:“鬼哥”,王琳凯不理他,陈立农就在床上滚来滚去的闹腾,床铺不大,陈立农翻来翻去磕着了木板,按着头红着眼看王琳凯。



王琳凯换了衣服爬上床睡觉,陈立农见王琳凯不理他,伸出手指戳王琳凯的腰窝,“鬼哥,你这算不算答应我的追求了?”王琳凯闭眼睡觉就当没听见他这话,“鬼哥”陈立农用软糯的台湾腔叫他 ,“打雷了,我怕”


窗外的雷电应声响落,响雷一个接着一个打下来,陈立农缩了缩脖子表示自己是真的怕,闪电在空中滑落闪过一条银线,屋内一霎时变得明亮。


王琳凯转身抱住他,微红的耳尖出卖了他的想法:“不要吵,睡觉”,陈立农应声点头笑的肆意妄为,悄悄伸手搭在他鬼哥的细腰上。



那场雨 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作者碎碎念】
我天呐,我这个人真的好奇怪,就开始想些星鬼,写了人设发现农鬼更合适,写着写着觉得鬼哥好A,又换成鬼农,在写下去,觉得扮猪吃老虎攻好可爱……于是我又改了……啊啊啊啊,我好奇怪呀,我不仅逆cp我还拆cp……我怕不是魔鬼(这话是自己说的么?)我好想写一个大厂相声有新人的文诶。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