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蜜家的张斑斑

这里墨沫。


学业繁忙,答应的梗一定会写,请大家耐心等待,我十月有考试,对不住大家了

白府二三事(7)

“张伟,你那天那句?是何意?”灵玲心下觉得不对,张伟与自己,断不会有男女私情,那天那句,定是有其他意味。


“我就是听别人那么一说,你也知道我这人,好奇心重,就寻你问问”张伟面不改色的扯了个谎。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的意思呀,就是表思念,暗恋之意,如果对别人说这句话,意思与表白差不多”

“表白?”大张伟沉了脸色,先生,这是何意?



早晨的太阳映着树叶投出一片光影,大张伟蹲坐在那数蚂蚁。

“张伟,先生唤你去书房”

“哦哦哦,知道了”





“先生?”

白先生噙着笑,温柔的说“你来了”


“嗯”


“有什么想问的么?”白先生笑意更深,素白的绸子上有两个翠竹,随着先生的步伐晃动。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我想问先生说这句话,是那我打趣还是……”大张伟低着头不说话。


白先生与张伟,更像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救世主,张伟十三岁家道中落,流落京城做了乞丐,一日,遇到白先生,白先生给了他银两,后来,又遇到白先生,白先生知道他的情况后,把他带进白府做了仆人,白先生吃穿没亏待过他,平日里只让他研磨和做些小事,如今,更是让他去学堂读书,而白先生,今年才二十有三,正当壮年,唇红齿白,又无妻妾,普天之下,断袖之癖,在京城也不算什么羞于启齿的事,若是白先生情愿,张伟自然是无碍的。


“胡说,怎会那你打趣?若不是真心实意喜欢,怎会千方百计的把你绑在身边”文化人表白都是文邹邹的,张伟听不大懂,想着学堂那边,还是去上课吧,不然以后被白先生戏弄都不知道呢。

“张伟,我这偌大一个白府,恰好缺一个夫人,你可愿做我的白夫人?”


“我愿做你的白夫人”

我愿做你的夫人,也愿做你的心上人,余生多多指教,可好。




【作者碎碎念】
卡着三天期限果断完结,我真是个好作者~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