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蜜家的张斑斑

这里墨沫。


学业繁忙,答应的梗一定会写,请大家耐心等待,我十月有考试,对不住大家了

无爱者

无爱者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

忆起他们初见,尴尬而简单更甚至有些难堪。

大张伟的脸被泥土覆盖,只露出一双黑溜溜的眼珠,与此同时,白敬亭也是衣襟湿透,许是刚才下过水的缘故,也是这是,他们都把对方真正记在心里了,这也许就是患难见真情吧。

后来,尽管有贝爷的百般折磨,但两人还是乐在其中,不管是完成任务后对方的真诚微笑与鼓励还是任务失败是对方的暖心分析和安慰,这两人就在贝爷的眼皮子底下谈起了恋爱,也是在无数摄像下偷偷摸摸的进行这地下恋情。

“今天分帐篷的时候,你和我搁一起啊”大张伟趁着其他成员都在入睡,悄悄的对正在砍柴生火的白敬亭说。

“好”白敬亭搂搂衣服,又推大张伟了一把,让他回屋坐着,毕竟早上还是有点冷的。

“大张伟,不要怕,没关系”

“大张伟加油啊”

“没事的”

大张伟悬在半空,焦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干脆死了算了,大张伟自暴自弃的想到,可白敬亭鼓励的眼神望过来,不!不能这样,我还有小白呢。

大张伟使出全身气力往前爬,终于看到贝尔,他担忧的眼神显现出来,看到自己挂着泪哭唧唧往前爬时,猛地笑出声,看自己到了,又伸出手接,接到人时,手恰好放在他的屁股上,外国人比较开放,找个摄影机拍不到的角度,有大拇指和食指掐着蹂虐了两下,手劲自是用了个十成十,把大张伟弄得直往后看他,这一切,怕是只有贝尔和大张伟知道,哦,还有一个暗中观察的白敬亭。

他一直眯着眼看着,知道贝尔把大张伟弄疼了往后大张伟委屈的看贝尔时,轻生骂了句脏话,不过没有人注意到。

一天的紧张任务终于结束,到了晚上分帐篷的时候。

“大张伟!你去和小白在一起!”贝尔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

“哦”大张伟小声应答。

“小白,我们搁一起诶,真棒”大张伟进了帐篷笑着说。

“嗯”白敬亭目光如炬,一直盯着大张伟,直到大张伟坐下来时,疼得抬抬屁股,又伸手揉了揉的时候,目光暗了暗,大步走过去。

“诶,小”

“白”字被吞没在白敬亭火辣的吻中,唇齿相依,不知是谁的牙齿撞了谁的小舌,后来谁先碰了谁的肌肤,谁先脱了谁的衣服都一概不知。

“嗯……嗯啊啊……”断断续续的呻吟像是催情的良药,把两人带入地狱之中。

知道白敬亭看到大张伟屁股上的淤青,伸出手抓了抓。

“啧,疼”

随后大张伟就被用着这个姿势干了个底朝天。

火热的吻,虔诚的眼,纯粹的爱。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大张伟醒来的时候,那里的东西已经被清理了,自己躺在白敬亭怀里,全身赤裸,看到眼前人却衣冠整齐,不免气愤。

伸手抓了他的衣服,白嫩的锁骨外露,大张伟一口咬住,在上面留了个红印。

白敬亭伸手抱住他,让他整个人坐在他的腿上,用手指揉捏着他的屁股,大张伟嗯嗯的呻吟,又在白敬亭的腿上蹭了蹭,意味明显,白敬亭却没有行动,“想要就自己来”一副任君开采的模样。

大张伟褪去他的裤子,扶着腰坐上去,他开始慢吞吞的,担心自己被伤着,后来,扭着腰,觉得完全不够,空虚感更深,便一贯到底。

“啧,疼”委屈巴巴的语气。

“傻”白敬亭目睹了整个过程,只得说出这么一字。

他就用这个姿势动了起来,没有什么温柔与技巧可言,只是爱与爱的碰撞。

等到这两位完了后,发现他们才刚起,有的还在睡,这两位这一夜怕是只睡了两三个小时吧。

再后来,两人不知怎么的,愈来愈远了。

“今天回来不?”

“不了,要拍戏”

“行”

再后来,是谁忘了给对方送礼物,又是谁忘了对方的生日,谁开始彻夜不归,谁开始孤身一人,甚至于做爱都不关注对方。

两人越走越远,越来越远……

不记得谁先提了分手,有是谁又交了女友,他们之间开始陌生。

“我们现在宣布最受欢迎主持人获奖者是——大张伟!!!”

“哎呦喂,谢谢谢谢您嘞”

台下的白敬亭愣了会,大张伟,这个名字,好久没出现在自己心里了,他……还好么?

“接下来,是最佳男演员获得者——白敬亭!!!”

“谢谢大家,谢谢”

两人在舞台两边对望一眼,互相点个头示意。

从此,大张伟便没有了爱,爱?早在很久之前便给了一个小孩,然后呀,就忘了拿回来。

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作者碎碎念
为什么我的虐一点都不虐≥﹏≤
好气呀
每次写虐写着写着就甜了(╯3╰),最后随便虐下……

评论(7)

热度(23)